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4的文章

Day in Hong Kong @ Yuen Long, Hong Kong

圖片
重回香港生活數天,無疑環境是我最熟悉不過的,然而人事已全非。不過一周,我已深深感到喘不過氣來。只因為,這已不是我認識的香港,或是我本來對香港了解不多,這也好,這次大家總算趁機,對自已還有身邊的人、身處的地方多一份暸解。
這次運動無疑是對香港的一次重大考驗,喚起身處其中的人對所在地方正發生的事有所關注,及反省以至爭取各自的主張。我相信世上沒有事情會是絕對正確及完美的,何況談及的是大至國家、地方的管治模式。當越多人開始參與思考的過程,對整體其實不是壞處。可是不管識見或主張如何,立場和取態本身沒有對錯,選擇採取的行為則不然。晝夜轟炸著我生活的是一幕幕雙方衝突的畫面、一段段各自狠狠的批評或嘲諷。期間於報章中讀到一則社評談及一種在心理學上名為「持份者偏見」(Stakeholder bias)的理論,所說的是當一個人投入、參與某一事件,或者對某些人和事產生認同感之後,便會對該事件產生偏見,很難再作出否定。而付出愈多,評價自然愈高。例如一個人下注買馬,在他下注之前,他會理性分析這匹馬的爭勝機會,但是當他下注之後,感情上就會愈看愈覺得這匹馬會勝出。套用到眼下香港社會或是每個生活細節上,貼切不過。
生命誠可貴 愛情價更高 若為自由故 兩者皆可拋
追求自由平等、渴望進步改變的熱切和盼望故然高尚而值得讚佩,然而前提是每個階層及個人、整體單位均有不同處境及面對的難題。謀求主張,期望是建基於和諧理性及不影響他人之上。可能我的想法在自認大膽求變的革命人士眼下實為迂腐,只能嘆息,每人生來性格各異。
這塊原先流著奶與蜜的富饒之地,竟成流著人民的血與淚的人間煉獄。
若言及自由,我希望巴爾幹半島、以巴及中東等宗教種族衝突終有平息的一天,希望世界上人類能摒棄個人利益,享受歷年來人類致力發展研究出的便捷穩定生活,並以安定永續發展方向努力。或是以上範圍太廣,縮小說,簡單如希望情侶、家人、朋友間多對話溝通,減少執拗分歧,容易嗎?再說,倘若正常家庭環境下,兒女坦言為同性戀者、或是選擇與家庭不一的宗教,容易嗎?可易可難。簡單如兩個人的相處已是非一般的學問,至家庭、社群、國家,實在非我能力所及的事。只是我惟一能篤定而堅持,不會因任何事改變的是道德及人性。
回港一周,在哪都快喘不過氣來。跟不見多時、相識八年的朋友騎單車到南生圍去。 自己久了不免鑽牛角尖,與單純的朋友天南地北。簡單,舒服。果然聊聊,豁然開朗多了。

Whatever I do seems like loop and loop lol @ Melbourne, VIC

圖片
我已真的開始熟悉這種模式:來來去去、飛這飛那,熟悉的原因是這些地方和人都真的熟稔起來。回港兩周,不曉得是因為時間關係沒找工作,都是待在家或出席聚會,大部份時間還是腦袋晃在澳洲的一切。對香港的生活方式和環境是沒有一絲陌生,可是卻感覺到了一些微妙而無形的變化。
雖然整個過程我幾乎是要不壞著脾氣,要不忙個半死過來,回想起來卻由心的開心和幸福。開心在於不用多說半句,馬上可以融入熟悉的群體,一起工作、瞎鬧;幸福則是這一切讓我知道不管如何,在澳洲、在某一個地方總有著這樣一群我喜歡的人、我熱愛的絢麗美景隨時可以容納我。就這一切已穿越了時間地域的界限,我深信所有得來不易,謝謝緣份和身邊的每一個人。
自由自在地遊玩數天後,心不甘情不願最後還是要面對工作。Set up前一晚我的感覺完全就是最後一天假期結束,面對星期一又回到辦公室開始無休止的戰爭。有趣的是一旦開始工作又立馬投入過去,忙著左顧右盼,呼嘯一聲時間便又就過去了。
這次被分配和聰哥兩人看《進擊的巨人》店。中午開始準備第一天,佩服聰哥的行動力,默默的就把一切整理好,我幾乎沒做什麼就搞定了。
整理完畢全體晚飯,老闆為當天的表現訓教一番,說到自己近來生意狀況和種種激動之處更泛淚起來。雖說壓力是自己給,可當慢慢成人以來,責任隨之而來,再不是兩袖清風、每一步也需要為身邊的人考慮的時候,壓力可不是說的容易平衡。那一刻,深切感受到作為一夫當關、擔當起老闆、兒子各方面的壓力。
早上九點,馬上就開始第一天,Melbourne Armgaddeon! 重回熟悉的攤位,依然狂熱的外國動漫迷。今天人流和生意也算很不錯,一手交貨一手收錢個不停。頻頻的交易讓我深深感受到交易市場和零售現金流的威力,祇要看準市場,不用囉嗦,人自動、甚至渴求地把錢推給你。祇要為那些死物賦上市場正需求的身份,市場裡的買家就不顧一切為求擁有,哪怕其實那祇是一條木、一把鐵或幾塊顏色拼製而成布。這樣並不代表貨品質量差劣,祇是可能與銷售價錢有一定距離。資本天下,有前瞻性眼光和頭腦就成贏家。
Maleficent的樹人!
小巧版Transformer,但已經很巨型說。手作質量很好喔!
水水<3
更水的貓女郎和美國隊長(?)  尺度和工作所限,沒為更多美女拍照。源源不斷跌蕩的畫面實在教你無法招架,龍友們該去外國的!
Toothless! 萌斃了!
一下子兩天的展覽又結束了,叫賣時間實際祇有一天半,周日下午人…

First Time to Have a Browse in AU Museum @ Carlton, VIC

圖片
說遊歷澳洲一整年,上山下海都玩過了,感覺已玩遍各大小城鎮。其實絕對不然!別說短短一年在澳洲的時間,即使是活了二十多年的香港,要算沒去過的地方也絕對數之不盡。
事隔一個月,又重回墨爾本的懷抱。過去一年三次逗留墨市時間和目的各有不同:兩次是時間緊迫的精華遊,其中一次更包括展覽工作,時間之趕僅能以蜻蜓點水式處處到此一遊。而餘下的一次便是一年裡惟一一段真正獨自生活的時光,在自給自足的華人區工作、生活。由於沒有交通工具及光工作已佔去大部分時間的關係,自己從來沒有獨自外出。幸而期間相繼有Roy和Falina的陪伴,帶領我到不同的地方,讓我有機會好好仔細欣賞墨爾本獨特的美態。出於行程調動,偷得一周悠閒的時間可以真正、再一次好好深入了解這城市多一點。
除了遠行觀賞景色的觀光點,近鄰便捷的景點於墨爾本亦不少,如市區CBD便涵蓋大量迷人吸引的好去處。環繞市區周邊的宏偉建築教堂、免費觀光電車、塗鴉街等,而其中一個上佳選擇便是各個主題博物館!打從第一次來墨知悉其市區有不少博物館已有濃厚興趣前往參觀,可惜一直苦無時間。這次無行程、悠閒之旅終於能加插這一環節,實在太興奮!
The Royal Exhibition Building 於Fritzroy停車後往CBD方向走不到五分鐘便看到歐陸式建築、極具氣派的皇家展覽館。在寬闊而修葺得相當整齊的花園中央尤顯華貴。繞展覽館外一周略欣賞景色後,旁邊就是我們今天的目的地﹣墨爾本博物館!
第一次參觀澳洲博物館,開心之情難而言喻。館內大致分為科學及文化兩大區域,沒多細想便徑自從左邊開始遊覽。迎面是經典博物館印象場景必備的﹣龐大恐龍骨架模型,慢慢沿著模型走到達科學各分區,與其說科學,個人認為這邊展示的是科學角度剖析的地球生物歷史更為貼切。
科學區內除了化石模型、標本展示,更設有大量觸屏互動式展示檯,不同區域的展示檯各具不同的資訊,參觀者可逐一點閱。展示檯以外,各區亦有很多針對該列主題相關的影片,找來該方面的專家作幾分鐘簡單的講解。不管展示檯上或是影片,一概精準握要,讓用家在短時間內獲得最直接簡短的資訊。策劃及編輯,以至展示手法均使我留下深刻印象。先說明,我在香港或其他地方尚沒好好了解各博物館,不能作出比較。目前只能單獨評予墨爾館博物館多方面均十分卓越,或是其他地方亦已相當先進說不準,待日後觀察再論。

地質學區

昆蟲區 以多種不同而有趣的手法呈現各種昆蟲如螞蟻…

Oh What a Royal Show! - II @ Claremont, Perth

圖片
登登燈櫈!從尋找物料開始到把產品逐一安放於版面上,鑑於材料及時間限制,展示版效果更像版面設計初稿。雖然結果比想像中沒有吸引,能夠負責這個小項目還是滿喜歡的。
關於這個意念有段頗有趣的小插曲: 在一年一度的皇家秀裡面除了動物及各種與農業相關表演、各式攤位遊戲及大型機動遊玩設施,還有遍佈整個會場、大大小小的商店,包括售賣動漫和玩具的我們。而要算最叫好叫座的商品,絕對是幾乎每個小孩子也嚷著要買的—Show Bag。好奇Showbag足以牢牢佔據小朋友腦袋的強大吸引力之餘,得知原來場內全部Showbag商店均屬主辦單位所有。因而,其他任何商店如有意以showbag形式售賣商品,必須額外支付一筆租金。於是老闆想到以曲折的手法照以“福袋”形式販賣—把showbag一詞抹去,並以otaku bag取而代之。正當我們盡力完成並列起一張張展示板之際,老闆卻氣炸了,因為效果太像showbag,恐遭場地工作人員揪秤⋯不過由於時間關係,亦沒有其他後備方案,因而祇能硬推上場。因完成任務被責怪倒是第一次,不過體諒從頭到尾所有事項均有老闆一人構思及負責,以上僅以趣事性質分享,毫無控訴之意。 
開秀第二天,至G店多弄三塊板子。從佈置前期至開秀開始,一直窩在A店,並沒有好好檢視過其他店。在各店扭盡六壬把舊貨佈置得盡可能吸引的情況下,聽說G店是最為頹廢的一家。印象中上年掛滿李小龍、成龍和耶穌等“新奇”海報的E店已蔚為“破格”,今年得以親臨置於相對高級的室內場館的G店,更可謂大開眼界—無遮擋的開揚層格及接合桌,配合零星而無主題的雜貨,如:時鐘、飾物、遙控直升機等,再加上貼滿後牆的風景、動物、人像海報,綜合一切的感覺就是—無從綜合。
按老闆之意多加三塊分別以動漫及軍用為主題板子取代“怡人”海報,整體—更混亂。完成任務便匆匆回本店,對於G店亦實在不知如何是好。要是獲分派到此, 確是一大挑戰,惟亦大有機會是客路與貨品種類不相符的緣故,若確實如此,店這年是白租了,即使可能僅以試水溫用。
由熱切盼望新貨到來、到希望漸卻、直至不敢奢望,大家還是以出清舊貨為目標,盡力穩定軍心。遇上不穩定天氣及無𣈱銷產品在手,時數及人手遭盡可能削減,手法和措施可能致公司予人觀感略差。在開秀的第五天,終於,收到海關釋放貨品的天大喜訊。雖然當下已可預知如此一來不到凌晨不能下班,可能趕及在最後三天推出新貨總算為死寂的營業額及氣氛帶來新衝…

Precious Experience - Cubic 27 Art Exhibition @ West Swan, Perth

圖片
打從抵澳開始旋即進入工作狀態,開秀第一天同時是日傍晚正好是畫展開幕,小妹早已向老闆申請需請半天假出席。身為店長本終究會為首天業績擔心,不知該說是好是壞。由於惡劣天氣的關係,人潮大失所望,致使提早離開也沒太憂心。
終於暫時放下緊繃的心情,一直被皇家秀忙得頭昏腦脹,使原本來澳的目的也本末倒置過去,不過也剛好把緊張興奮的心情統統掩蓋。
離開一個展馬上往另一個展奔過去,是夜小學搖身一變為展覽場地,除了沿路的指示牌,更設人於停車場作引領指示。一切為整體帶來真實感,可能本來這個畫展對我來說實在太虛幻,親臨一刻才能說服自己確實參與其中。
始至現場驚見人頭湧湧,好不熱鬧。入口不遠處便看到屬於自己的畫,看著駐足定眼盯住作品的每一位來賓感覺好緊張。其實在過程已知道自己的斤兩,祇是豁了出去,至少為自己興趣和未來作個開端,絕對是很完美的經驗。希望未來可以不斷進步,開拓更堅定及個人化的創作道路。

除了畫家們、來賓們,現場還有講者和贊助商致辭,更有很多可愛的小朋友充當工作人員為來賓服務,捧著一盆盆小吃到處跑,很可愛呢。

早於拿取畫框和遞交作品兩次前往小學時,學校予人略舊和細小的感覺。可從得悉本地舉辦畫展並公開招募畫家或團體參與開始,至獲知通過審批參展,舉辦單位一直更新活動近況及為是次展覽作出不同時段的安排及跟進,看出籌辦單位的事前準備功夫及執行能力表現出色。
可愛的小朋友會拿著現場發放的小冊子尋找在場的畫家拿取簽名,雖然是純粹蒐集簽名的小朋友,可第一次被要求簽名還是很樂。該說,不是文件性的簽名才樂。

事實上我也沒有很搞懂活動流程,原打算到現場合影,欣賞其他人的作品便離開。順著當晚流程,先是公開開放場地予觀賞,嘉賓致辭後便是售賣環節。
由於風格極其個人,畫功更不用多說,原本鐵也沒預料有人選購,打算全部拿回家好好留個紀念;結果出乎意料地相繼有人摘下各自選好的畫作,雖是次畫展收益部分為慈善用,大大鼓勵來賓購買意欲,可是有人願意把我的心血在選擇中挑選出來,我還是由衷地欣慰流涕。

與其中一位開朗的買家聊起來,原來是爺爺的身份買禮物送給三位孫兒。他更常穿越亞洲,懂的國語單詞可不少呢!
一如其名,一切貫徹展覽主題及名字—27個立方體。總算,成功!

真正的,對全世界沒有一毫米的影響,對我來說卻具有多方面象徵和意義。慶幸自己不顧面子把握和努力,亦由衷感謝一切的緣份送給我這次機會,不曉得多少的緣份,才能結成一切…

Oh What a Royal Show! - I @ Claremont, Perth

圖片
一連八天的皇家秀終於結束!這一次的展覽工作比哪一次都來得更艱辛,面對重重新奇的障礙,全方位挑戰安排人員的極限。

從下飛機隔天開始參與準備工作,到正式開秀,這次雖然可用痛苦來形容,可是有機會涉獵不同的工作範疇,實在是很難得而寶貴的經驗。
由於上年曾參與各展覽,這次在人手短缺的情況下需擔任A店店長。由於開秀前兩天才從香港趕及,跳過了前期運貨至場地、處理貨品和佈置的部分。抵達的第一個任務便是為老闆的新主意—show bag做展示板,首先是到處張羅物料,至開秀前一天到實地視察進度,作最後整理並動工。重回舊地,沒多餘的時間去回味便馬上回到工作模式。看到店,第一個感覺是—多空啊⋯原因是把我們這次展覽推至絕境的—海關扣查,所有貨品一律不釋放,直至有關方面確認一次資料。偏偏這次是老闆快賣光舊貨,正好重搥出擊、購入大量新貨準備一展拳腳的時機。因而在進貨遙遙無期之際,大家祇能以零碎的舊貨充撐門面、勉強叫賣。
事實上由於有如此的打算,這次除了聘用大量人手,更比往年多租了兩個店鋪。可不管如何,路還是要走,祇可以在有貨之前盡力賣光手上的東西,至少也算是清空舊貨的最佳時機。可是,禍不單行,在全個展覽人流最高峰的第一天,正當我們尚算氣志高昂迎戰之際,伯斯下起滂沱大雨。姑勿論置於室外場地的貨物會否溼透壞掉,首兩天的人流可以小貓三四隻來形容。如此一來,老闆祇能減省人手應對。
在無法得知何取貨的情況下,銷售人手過剩,隨時預備取貨和搬運人手時間未能準確訂立,致令一再臨時改動的安排上一度出現混亂,或是無所適從的員工更覺無奈。
無論如何,店還是要開,盡力把僅有的倉底貨傾囊盡出—A店,一年後,我又在這咯!看著一切熟悉的小朋友玩具、動漫產品,一年前和多位同事後而朋友打拼玩樂的畫面自然浮現。不管當時辛酸或難熬與否,漸化回憶總是甜。所以目前每一道難題,撐過去日後回頭看,都祇是一樁樁有趣的小事情。
想不到一年後又回到這個情境,想到上年自己在這拿著那支泡泡槍幾乎喊盡七天十個小時,還是有趣。

Royal Show, I'm here again.